股票开户

股票开户

202402月08日

13亿元被神秘人划走,79岁“江苏富豪”共谋还是被坑?

发布日期:2024-02-08 06:27    点击次数:100

 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,权威,专业,及时,全面,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!

  来源:野马财经

  一代“资本大佬”晚节不保?

  79岁高龄的资本大佬已不在江湖,江湖仍有他的传说。曾经是“阳光系”掌门的陆克平,一度实控3家上市公司,在胡润富豪榜上与福耀玻璃创始人曹德旺齐名。

  “阳光系”除实际控制四环生物、江苏阳光(维权)等上市公司外,还曾控股海润光伏,后者已于2019年退市。陆克平在控制四环生物期间,曾操纵19个账户交易公司股票,不仅没赚钱,还亏了近十个亿。一系列违规操作,2020年5月,陆克平就被证监会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,可谓“赔了夫人又折兵”。

  今年10月四环生物、江苏阳光曾同时公告,陆克平因涉嫌证券市场操纵违法违规,证监会决定对其立案。

  陆克平退出江湖后,“二代”继任者还在资本市场崭露头角。今年6月,陆宇成为IT设备概念龙头威创股份(维权)(002308.SZ)的董事长,而威创股份控股股东为江苏阳光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“江苏阳光集团”)的全资子公司蒙萨斯(台州)投资有限公司。

  12月24日晚间,威创股份(002308.SZ)、四环生物(000518.SZ)、江苏阳光(600220.SH)均公告,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,陆克平被证监会立案调查。

  而在2天前,威创股份刚刚爆出大雷,账上13.3亿元被划出公司,更让人惊奇的是,划出方竟然是此前未曾披露过的拟收购方西岭能源实际控制人刘钧。根据威创股份三季报显示公司货币资金余额为10.09亿元。这笔资金的划出,几乎侵占了上市公司所有货币资金。目前,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,威创股份及刘钧已均被证监会立案。

  四环生物、江苏阳光均公告说明了此次陆克平被立案调查与公司无关,而威创股份没有直接否认。不过,威创股份股价大受影响,12月25日开盘一字跌停,报收于4.34元/股,市值为39亿元。

  划走13.3亿资金的刘钧与陆克平是否有所关联?一代资本大佬是否会晚节不保?

  超13亿资金被离奇转出

  谁来担责?

  2020年8月,威创股份的原控股股东威创投资将所持24.22%的股份转让给了中数威科,后者成为新控股股东,但公司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。

  2020年12月,中数威科的有限合伙人台州蒙萨斯的股东由上海蒙萨斯(持有中数威科99.93%股份)变更为江苏阳光集团,台州蒙萨斯的法定代表人也变更为陆宇。陆宇在2022年10月被董事会推选为总经理,同时进入董事会担任非独立董事,2023年6月成为威创股份董事长。

  2023年9月20日,实控威创股份的江苏阳光集团与江西西岭能源有限公司(下称“西岭能源”)签订《股权转让合作框架协议》。

  该协议中约定,西岭能源拟在未来12个月,通过投资关系取得威创股份控股股东的控制权,其中,拟收购方西岭能源的实控人为刘钧。

  据威创股份公告称,2023年9月28日至10月27日期间,刘钧通过共管银行帐户将公司13.3亿元资金划拨到其控制的银行账户,并于10月31日全额归还威创股份。但11月1日起,他又分次分批将这笔巨款划出公司,至今尚未归还。

  刘钧为何能够操控“共管”银行账户?13亿的金额是如何被划走的?这些威创股份并未在公告中披露。

  12月22日,威创股份及刘钧被立案的同一天,深交所也对威创股份下发《关注函》,要求其采取一切必要手段追回相关资金,维护公司及中小股东的利益,并对内部控制存在的缺陷进行认真自查和整改。

  “此事远没有威创股份公告的如此简单,刘钧为拟收购威创股份控股股东股权的交易方,原本与上市公司的财务不存在任何直接的关联性,即使涉及资金往来,也是刘钧向出售方支付款项,而不是划走上市公司款项。”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表示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拟收购方西岭能源的实控人刘钧的身份略显神秘。野马财经在“爱企查”等多个工商信息查询平台上搜索,并未发现“江西西岭能源有限公司”这一公司,却找到了公司名相近的 “江西省西岭能源有限公司”,不过,该公司的股东和法定代表人都不是“刘钧”,而是一个名为“刘琛”的人,其中股东为徐能香(持股80%)和刘琛(持股20%)。

  据《每日经济新闻》报道,刘琛称其为西岭能源的法定代表人,但对于刘钧是否系西岭能源的实控人,以及收购威创股份一事,该人士表示不清楚。

  沈萌认为,刘钧作为尚未成为实际控制人的人,可以将上市公司共管账户的资金转移,不仅说明上市公司的财务管理存在极大问题,甚至不排除存在内部的“暗鬼”协助“外人”实施违法违规行为。

  对于13.3亿元不翼而飞一事,威诺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杨兆全律师表示,大额收购资金划出,必须要审查收购尽职调查报告、股权收购合同,董事会决议等相关文件。巨额资金划出没有经过必经流程,存在内控制度的重大缺陷。执行不力的主管人员,应该承担责任。

  而从威创股份三季报来看,公司经营压力显现。2023年1-9月,营业收入3.63亿元,同比下滑15.68%;净利润1347.1万元,同比下滑82.36%;扣非净利润更是下滑92.8%。

  此次事件,或许会给威创股份下滑的业绩带来更深影响,“如果该资金不能及时收回或者损失,会对公司资产状况产生重大不利影响,包括公司财务危机甚至资金链的紧张。” 杨兆全律师表示。

  公司被调查,上层股东也被立案,受损股民咋办?浙江裕丰律师事务所厉健律师表示,根据司法解释,暂定在2023年12月22日前买入威创股份股票,并在2023年12月22日收盘时仍持有该股票的受损投资者,可以索赔。索赔条件将根据证监会调查结论进一步调整,最终以法院认定为准。

  近期,威创股份的动静不小,高管陆续离职也引发投资者热议。

  就在2个月前,威创股份于10月10日公告,陈香辞去公司董事、董事会秘书、副总经理职务,陆宇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,周丰辞去公司财务负责人职务。10月31日,副总经理陈晓梦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,辞职后仍任公司董事职务。而现任董事会秘书张书晗于11月3日、独立董事张文栋于11月30日均提交了辞职报告。

  除了被蹊跷划走的13.3亿元,威创股份的资金方面的问题引发不少风波。前不久,公司2023年三季报中一笔预付款项还受到了董事李昂的质疑。

  5.4亿元预付款被挪用?

  董事对三季报投反对票

  威创股份本为数字拼接墙系统业务提供商,主营信息技术,业务包括软件开发、信息系统集成、互联网数据服务等。2009年上市,是国内拼接显示业的首家上市企业。由于业绩承压,2015年开始跨界布局幼教业务。公司目前以电子视像和幼教两项业务为主。

  10月30日晚,威创股份公布三季度财报时,也曾引发过争议:该财报显示,尽管公司前三季收入不足4亿元,却预付了超5亿元采购款。彼时,公司董事李昂对此投反对票。

  威创股份今年5月及8月分别与两家贸易公司签订采购合同并分别预付3.1亿元及2.3亿元,占总合同价款的80%,并于今年10月全额收回。李昂反对的理由是,经查询工商信息,以上两家贸易公司为关联公司,且注册资本较低,与本次贸易金额不匹配。李昂对威创股份与两家贸易公司签订采购合同的必要性、合理性存疑,无法判断是否存在通过预付款项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况。

  另外,截至董事会召开,公司仍未提交相应、充分的佐证材料,因此,李昂认为上述预付资金属于资金拆借的可能性较大,如确属于资金资助,则不应在三季报“预付款项”项目列报。如此,依据上市公司监管规定,应事先提报公司董事会等流程审议并披露。

  对此,威创股份则称,公司分别于8月、9月向两家供应商预付了采购款共5.4亿元,后基于自身经营需要提前终止合同,并于10月全额收回,未造成损失。

  海申伦律师事务所夏海龙律师表示,首先是公司内部治理的问题,管理层的某些行为可能超出职权,从信息披露角度看也属于违规。至于公司的解释是否属实、是否符合监管规定可能需要后续监管部门介入调查,但董事有权也有责任提出质疑。

  截至三季度末,威创股份预付款项达5.53亿元,同比增长8655.49%。公司在报告中解释称,主要因支付供应商采购款增加所致。

  此次投反对票的董事李昂于2022年11月被选举为威创股份第五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。据天眼查信息,其自2022年4月起任职于科学城(广州)投资集团有限公司(简称“科学城集团”)旗下的一家公司——科学城(广州)信息科技集团有限公司。科学城集团是威创股份的第二大股东,持有上市公司10.04%股份。

  表面上看,威创股份无实控人,但作为公司的董事长、法定代表人、非独立董事,以及阳光集团第一大股东的地位,陆宇的影响不言而喻。

  据陆克平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内容,陆克平曾高比例质押四环生物股份(600201)为阳光集团旗下企业输血。此次提反对票的董事李昂指出,威创股份超5亿元合同交易涉及的两家贸易公司有关联关系。不过,具体是否与阳光集团有所关联,有待威创股份进一步说明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威创股份资金往来方面信息披露不完善的问题不是首次发生。

  2022年报发布后的5月9日,威创股份收到深交所问询函,要求说明报告期内大额资金往来的明细情况,是否构成控股股东及关联方的资金占用或公司对外提供财务资助。说明公司是否存在管理层凌驾于内部控制之上的风险。

  一个月之后,威创股份又因借款事项未披露收到监管函。该公司2022年营收仅5.15亿元,但在2022年1月至2023年4月期间,向北京金色摇篮文化发展有限公司(简称“金色摇篮”)等八公司提供2.61亿元借款,单日最高余额1.34亿元。威创股份称,截至2023年4月19日,上述资金已收回,但公司未就上述财务资助及时履行审议程序和信披义务。

  幼教赛道“跨界第一股”

  4年耗资20亿

  威创股份从数字拼接墙系统业务提供商,跨界到幼教业务。因此,也有幼教赛道“跨界第一股”之称。

  2015年2月,威创股份5.2亿元收购北京红缨时代教育科技有限公司(简称“红缨教育”)100%股权,迈出跨界转型的第一步。同年,又以8.57亿元并购金色摇篮100%股权,合计形成12.61亿元商誉。

  继红缨教育、金色摇篮之后,威创股份在幼教领域开启跑马圈地的战略。

  2016年,威创股份以2665万元获得广州市贝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13.33%股权。

  2017年,再以超5亿元相继参股或控股幼师口袋、鼎奇幼教、北京可儿教育科技有限公司(简称“可儿教育”)、固安县思智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及大连方晶教育咨询有限公司。其中仅收购可儿教育70%股权耗资3.85亿元。

  2018年,威创股份又相继投资了凯瑞联盟等4家标的。

  据《每日经济新闻》统计,2015年至2018年这四年间,威创股份投资并购的幼教标的达12家,涉及的投资金额将近20亿元。截至2017年6月底,威创股份旗下的幼教品牌共拥有加盟幼儿园超过4500 家。

  不过,上市公司做大做强离不开并购,但成长背后也有烦恼。加之跨界本身就有不确定性,业务协同性至关重要。

  收购多家教育标的使其商誉猛增。2018年报中,威创股份表示,由于收购的学前教育服务行业公司主要以服务输出、产品销售为主,采取轻资产运营模式,致使收购的同时形成了大额商誉。截至2018年末,威创股份商誉17.43亿元,占总资产的比例为39.07%。

  另外,从业绩的走势来看,威创股份在2012年到达巅峰后,近年来表现平淡。

  跨界4年后,受到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政策的影响,威创股份迎来命运“转折点”。2018年,威创股份净利润约为1.7亿元,是2016年以来的最低值。两大核心业务——数字拼接墙系统和幼教产品及服务的毛利率也均处于持续下滑中。

  据Wind数据,2019-2022年,威创股份营收分别11.02亿元、6.41亿元、6.89亿元和5.15亿元,净利润分别为-12.31亿元、3580万元、-3.96亿元、0.42亿元。盈利能力方面,2019年、2021年威创股份处于亏损状态,2022年以来逐步改善修复,今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为1347万元。

  事实上,包含威创股份在内,陆克平入主每一家上市公司后,都有违规行为,旗下资产也“伤痕累累”。

  3个月内被2次立案调查

  儿子已提前“接班”

  陆克平纵横资本市场多年,早已成了违规的“惯犯”。在接连被立案调查前,陆克平此前已被证监会处罚。股民中甚至喊出“对其应倒查20年”的声音。

  2015年,海润光伏因公司及相关责任方存在误导性陈述、未完整披露超比例减持情况、短线交易等违法行为,被江苏证监局警告,并处40万元罚款。陆克平正是短线交易大军中的重要一员。

  海润光伏曾是国内最大的晶硅太阳能电池生产企业之一,2011年完成借壳上市,大股东是陆克平通过阳光集团实控的紫金电子。然而上市后三年,海润光伏业绩从未达到过承诺,公司经营反而走上了下坡路,但这并不妨碍陆克平展开自己的“骚操作”。

  首先,海润光伏进行了每10股派发现金7.4元的大额分红,阳光集团等20名原股东借此回笼资金超3亿元。紧接着,限售股解禁后,以紫金电子为主的股东们在短短5个月时间内减持套现35.6亿元,其中紫金电子套现超20亿元。

  陆克平的持股比例也从2014年12月的14.73%,降至2015年4月8日的0.19%。

  来源:Wind数据

  对此,“深水财经社”曾公开一封海润光伏小股东的公开信,其中称:“不想办法支持公司渡过难关,反而脚底抹油疯狂套现,把灾难留给十余万信任他们的中小投资者。”

  与此同时,陆克平在四环生物的布局也已悄然展开。2014年2月20日至2018年4月11日,陆克平拉上妻子、儿子和一干在阳光集团担任过要职的老员工,累计买入四环生物股票金额43.21亿元,比现在公司总市值还多14亿元。

  期间,陆克平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一度超30%,可四环生物面对监管提问还是一直坚称没有实控人。面对证监会的罚单,陆克平还辩称,四环生物和自己没关系,且投资四环生物亏损近10亿,没有违法故意,但这些理由都未被采纳。

  而在起家的公司江苏阳光身上,陆克平同样有过违规记录。

  2013年,证监会江苏监管局对江苏阳光下发《警示函》,理由是其在控股子公司宁夏阳光停产、破产事项及公司2012年日常关联交易的信息披露及决策程序方面存在违规行为。

  2022年,江苏阳光又连续因信息披露问题被点名、警告。其中第一次是因为2021年半年报、三季报存货披露不准确、财务核算不规范;第二次是因为子公司璜塘热电停产后被收储,对公司2021年度利润有重大影响但未及时披露信息。

  如今海润光伏已经退市,主营生物医药制品的四环生物基本面情况也难言乐观,营收连续下降且多年难以扭亏。相比之下,去年靠纺织年入17亿元的江苏阳光已经算是优质资产。

  有意思的是,仿佛是“预感”到自己要被立案的情景,今年陆克平已经与儿子陆宇做了不少交接,主要就集中在江苏阳光的职位和控制权方面。

  今年3月,陆宇已经接替缪锋成为江苏阳光新一任董事长。同期上任的,还有陆克平为陆宇搭配的两位“老臣”和一位“高材生”,分别是自2004年从江苏阳光生产技术部部长一路升迁至今的总经理高青化、自2007年担任阳光置业财务负责人15年的财务总监潘新雷、以及毕业于对外经贸大学,金融硕士学历的“90后”董秘杨之豪。

  6月,陆克平家族开始腾挪股权。先是由陈丽芬将江苏阳光控股股东阳光集团6%持股转给陆克平,再由陆克平将总计66.79%股权全部转让给陆宇。如果转让完成,陆宇将间接持有江苏阳光12.69%股份,再加上一致行动人郁琴芬和孙宁玲,持股比例合计达26.92%。陆宇会成为江苏阳光新实控人。

  父子交易的股权作价为3.63亿元,而《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》发布时正值江苏阳光一年内的股价低点。即便以当日股价计算,这份报价相较市场价还是打了七折。

  不过,由于陆克平手上阳光集团的股权有60%处在质押状态,股权交割过户会受一定限制,因此直至陆克平被立案,父子交接也没能完成。

  或许是为了做另一手准备,7月陆宇还斥资3.1亿元对阳光集团进行了增资。目前陆宇已是阳光集团的单一大股东,持股42.28%。如今,陆宇还是威创股份的董事长。

  10月9日,江苏阳光(600220.SH)、四环生物(000518.SZ)曾齐发公告,称因涉嫌证券市场操纵违法违规,证监会已决定对陆克平立案。如今,3个月内,陆克平再次被立案调查。

  从实业起家的大佬,到因各种违规操作屡次遭到处罚的市场反面典型,陆克平近80年的人生经历了过山车式的转变。二代接班后,“阳光系”还能否再“发光”?对此,你有什么看法?

股市回暖,抄底炒股先开户!智能定投、条件单、个股雷达……送给你>> 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杨红卜



TOP

Powered by 股票开户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站群 © 2013-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